<i id="t3lbn"><p id="t3lbn"></p></i>

<th id="t3lbn"></th>
    <ol id="t3lbn"></ol>

    <form id="t3lbn"><p id="t3lbn"></p></form>

    <pre id="t3lbn"><pre id="t3lbn"><delect id="t3lbn"></delect></pre></pre>

        <form id="t3lbn"></form>
        中華文明多元一體格局的生動例證



        三星堆博物館,位于三星堆遺址東北角,是我國一座大型現代化的專題性遺址博物館,集中收藏和展示三星堆遺址及1、2號商代祭祀坑出土的文物。作為“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三星堆遺址規模宏闊的古城、嚴謹考究的功能分區、燦爛紛呈的器物群、神秘瑰麗的造型藝術及其內蘊成熟的禮儀規制等,穿越歷史的迷霧,勾勒出浪漫奇崛的古蜀文明畫卷,是中華文明多元一體格局的生動例證。

        沉睡三千年,一醒驚天下

        20216月,當考古人員從三星堆遺址3祭祀坑緩慢取出一塊青銅罍殘片后,一團被壓得嚴重變形的金器出現在人們眼前。出土時,這件金器仿佛一張稿紙被揉成一團,難辨形狀。經過修復,一張完整的金面具緩緩呈現。這張薄如蝶翼的金面具寬37.2厘米、高16.5厘米,重約100克,眉眼鏤空,兩耳輪廓圓潤,鼻梁高挺,嘴形大而微張,造型威嚴神圣,是目前三星堆考古發掘中出土最完整的一件金面具。這一重大考古發現,再次震驚了世界。

        2019年開始的三星堆遺址新一輪考古發掘,相繼取得一系列重大進展,新發現多個祭祀坑,出土了大量金器、玉器、青銅器、象牙等重要文物,生動再現了古蜀人的精神世界。其中,3號坑滿坑象牙堆積,銅器、玉器、金器蔚為大觀,頂尊跪坐人像、最大青銅面具等稀世文物相繼提取出土;4號坑具有中華文明典型特征的玉琮被提取出土,印證三星堆和甘肅等地區早期文化的交流互動;5號坑出土體量巨大的金面具,彰顯出三星堆文化的異彩紛呈;6號坑被整體提取,發現極為稀少的木箱;7號坑東北角發現龜背形網格狀器;8號坑發現大型青銅神壇等。經過碳14測年,除了5號坑和6號坑稍晚一些外,其余幾個坑的埋藏年代基本一致,距今大約3200年至3000年,屬于商代晚期。

        廣漢名區,雒城舊壤……其東則涌泉萬斛,其西則伴月三星。三星堆遺址位于四川省廣漢市三星堆鎮,成都平原北部沱江支流湔江(鴨子河)南岸,中心區域南端三個起伏相連的黃土堆和其北面形如新月的月亮灣臺地共同組成了廣漢久負盛名的景觀——“三星伴月。1929年,一位農民在廣漢三星堆月亮灣臺地掏溝時偶然發現一坑400余件精美的玉石器,促成了1934年在月亮灣的發掘,翻開了古蜀王國地下史書的一角,自此拉開了三星堆遺址考古的序幕。20世紀80年代初,三星堆發掘者根據歷年所獲資料,將屬同一遺址群的各遺址點統一命名為三星堆遺址,并首次進行了分期研究。1986年,三星堆遺址1、2祭祀坑的發現,使自古以來真偽莫辨的古蜀史傳說成為信史。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三星堆博物館在三星堆遺址及外圍展開了大規模的考古勘探、試掘、調查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確認青關山臺地為宮殿性質的最高等級建筑區,城址布局和營建、演變過程得以逐漸明晰,遺址的分期和年代序列逐步完善……2019年,在國家文物局考古中國重大項目與四川省組織實施的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的支持下,三星堆遺址的全面勘探和重點發掘再次啟動,取得重大進展。截至20225月,已出土金面具、銅方尊、銅神壇、神樹紋玉琮等各類編號文物近13000件。

        三星堆遺址面積達12平方公里,核心區域面積約3.6平方公里,是迄今我國西南地區發現的分布范圍最廣、延續時間最長、文化內涵最豐富的古文化遺址。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考古發現的重大成就實證了我國百萬年的人類史、一萬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脊艑W者將埋藏于地下的古代遺存發掘出土,將塵封的歷史揭示出來,將對它們的解讀和認識轉化為新的歷史知識??倳洀娬{:對文明起源和形成的探究是一個既復雜又漫長的系統工程,需要把考古探索和文獻研究同自然科學技術手段有機結合起來,綜合把握物質、精神和社會關系形態等因素,逐步還原文明從涓涓溪流到江河匯流的發展歷程。三星堆考古發現極大彌補了古代文獻不足的缺陷,展示了古蜀文明的獨特性、創造性,以及同國內其他古文明的緊密聯系,彰顯了古蜀文明作為中華文明組成部分的重要地位。

        見證中華文明的輝煌燦爛

        考古遺跡和歷史文物是歷史的見證。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考古發現的重大成就充分說明,我國在新石器時代、青銅器時代、鐵器時代等各個時代的古代文明發展成就上都走在世界前列。三星堆遺址出土文物數量、種類之多、形體之大、造型之奇、文化內涵之豐富,舉世罕見,反映了古蜀先人藝術與技術的輝煌成就。

        青銅大立人像,人像高180厘米、通高260.8厘米,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歷史,是世界現存最高、最完整的青銅立人像,被譽為世界銅像之王。人像頭戴高冠,兩臂略呈環抱狀構勢于胸前,雙手手型環握中空,腳戴足鐲,赤足站立于方形怪獸座上,身穿窄袖與半臂式共三層衣,衣上紋飾繁復精麗,以龍紋為主,輔配鳥紋、蟲紋和目紋等,身佩方格紋帶飾。雕像整體形象典重莊嚴,采用分段澆鑄法嵌鑄而成,按真人的高矮、比例、動作塑造,對眼、耳及雙手作了較大夸張,以此強化人像超凡的一面,制作之精美細膩在夏商周考古史上罕有其匹。

        造型奇特的文物,展現了古蜀人豐富想象力和精湛手工業技術的完美結合。被戲稱為千里眼、順風耳的青銅縱目面具,因雙目和耳朵的夸張造型而得名。其體量巨大,輪廓突出,五官夸張,寬138厘米,高66厘米。超現實的造型使得這尊造像透露出神秘靜穆、威嚴正大之氣,給人以強烈威懾感。號青銅神樹,1986年出土,高達396厘米,由底座、樹和龍三部分組成,采用分段鑄造法鑄造,采用了套鑄、鉚鑄、嵌鑄等工藝,是我國目前所見的全部青銅文物中形體最大的一件。神樹雕像有三層枝葉,每層有三根樹枝,樹枝的花果或上翹,或下垂。三根上翹樹枝的花果上都站立著一只鳥,鳥共九只(即太陽神鳥),下部懸著一條夭矯多姿的龍。

        三星堆遺址還出土了大量的黃金制品、玉石禮器和陶器,都展現出高超的技術水平??脊虐l現還顯示,三星堆遺址內建筑獨具特色,城址內祭祀區、普通居住區、手工業作坊區等功能區分布井然有序。眾多的房屋建筑遺址,表明曾長期有大量先民居住。這些房屋有方形、長方形、圓形三種形式,以長方形和方形居多。其建造方法采用在地面上挖溝槽,在槽中立柱,間以小木棒和竹棍作為墻骨,兩側抹草拌泥以成墻壁,然后墻壁經火燒烤,上為榫構梁架與屋頂,具有濃郁的古蜀地域特色。這些考古發現表明,三星堆地區作為古蜀時代的重要經濟、政治、文化中心,創造了繁榮昌盛的社會文化生活。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五千多年漫長文明發展史中,中國人民創造了璀璨奪目的中華文明,為人類文明進步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三星堆遺址無疑是其中一顆閃亮的星,充分展現了中華文明的多樣性和豐富性。

        實證中華文明多元一體格局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現的巨大的城墻、宮殿區、祭祀區,密集的生活區、居住區、作坊和大批珍貴文物,以及周圍遺址的分布形態,閃耀出早期文明的曙光。三星堆遺址文物之豐富、特色之鮮明,顯示出它是長江上游的古代文明中心之一。

        8祭祀坑新發現一件頂尊蛇身銅人像,與19862祭祀坑出土的青銅鳥腳人像殘部拼對成功,專家將這件文物重新命名為鳥足曲身頂尊神像。神像凸目獠牙,戴有牛角面具,雙手撐在一個帶方座的青銅罍上,頭上還頂著一個朱砂彩繪觚形尊。銅人像具有古蜀文明的特征,方座銅器是先周文化的代表,而尊是中原文化的代表。這三種文化因素集合到同一件器物上,生動地體現出古蜀文明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

        威嚴肅穆的神像、縱目千里的面具、溝通天地的神樹、神秘詭譎的神壇……這些豐富多彩的具有古蜀文化特色的青銅器,成為中國夏商青銅文明中的一個分支,其鮮明的地域特征和復雜的文化面貌,是中華文明早期階段多樣性和開放性的生動實例。從出土器物來看,銅牌飾、銅鈴、陶盉、牙璧形器等是中原夏文化的典型器物,三星堆早期的陶盉與二里頭早期的陶盉,除了陶質和大小以外,幾無區別;銅尊、銅罍、銅瓿等是商文化的典型器物,三星堆的龍虎尊與河南安陽殷墟的虎食人卣在題材和文化內涵上非常相近;有領玉璧、玉璋、玉戈在河南、陜西、山東以及廣大的華南地區都有發現;玉錐形器、玉琮等帶有長江下游良渚文化的特點。從冶煉技術、鑄造技術和方法以及銅器的打磨和細部紋飾刻畫等方面看,雖然三星堆青銅器的精良程度與同時期中原地區青銅器存在一定差距,但其使用的焊接、范鑄、爪鑄、鍛打等工藝,反映了古蜀人已經接受中原文化影響,熟練掌握青銅鑄造技術。

        龍是中華民族的象征。三星堆遺址出土了大量龍造型的器物,如青銅神樹上盤旋的龍、造型類似山羊的龍柱形器、虎頭虎腦的龍、豬鼻龍形器以及數量豐富、造型各異、大小不一的龍形飾等。有關龍的觀念和基本造型等都無疑來源于中原和長江流域文化,盡管三星堆遺址出土的各式龍的形象,在形態上與紅山文化、中原的玉龍和青銅龍有所不同,但也體現出在自身認同、禮儀宗教等方面呈現出來的趨同性。除了肉眼可見的文物,考古學家們還通過現代科技手段,在三星堆遺址發現了絲綢的蹤跡,填補了西南地區夏商時期無絲綢實物的空白。眾所周知,在中華文明一體化進程中,絲綢是一個非常顯著的趨同因素,不管是關于絲綢的神話傳說、史料記載,還是考古發現,均表明古蜀和中原都秉承著大致相同的知識體系和價值體系。

        參天之木,必有其根;懷山之水,必有其源。中華文明是多元的,但中華文明的演進過程,不是多元文明的互相滅絕,而是互相整合。悠久綿延的中華文明如同一棵歷史沃土培育的參天大樹,枝繁葉茂,碩果累累,從枝葉可以追溯到根脈。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把中華文明起源研究同中華文明特質和形態等重大問題研究緊密結合起來,深入研究闡釋中華文明起源所昭示的中華民族共同體發展路向和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演進格局。三星堆遺址考古發現表明,古蜀文明是在成都平原高度發達的新石器文化的基礎上,吸收并凝聚了中原、西北和長江流域文明的精華,從而發展形成的一種高度發達的古代文明。這一古老文明與國內其他地區密切的文化聯系,見證了中華大地各區域文明之間的交流互融。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歷史文化遺產不僅生動述說著過去,也深刻影響著當下和未來;不僅屬于我們,也屬于子孫后代。保護好、傳承好歷史文化遺產是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我們要加強考古工作和歷史研究,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豐富全社會歷史文化滋養。三星堆博物館將繼續推進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挖掘文物和文化遺產的多重價值,傳播更多承載中華文化、中國精神的價值符號和文化產品,營造傳承弘揚中華文明的濃厚社會氛圍。(原載于《求是》2022/14 2022-07-16

        責任編輯:胡志遠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未知